他乡孙伯人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他乡孙伯人 >> 正文内容

诚实守信写人生——记庄头村在外创业者武如生

来源:本站原创 添加时间:2015/03/11 浏览:291次

 

武如生出生在五埠村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里,出生那天正是在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的季节。

那时的五埠村,温饱问题根本就无法解决,人们忙着“斗私批修”。往往都是饿着肚子喊口号,吃了上顿没下顿,能够生存就是最大的期盼,多少有点文化底子的父亲给他起了名字叫银生,可能是希望他长大能多挣银钱的意思。长大后,按他老武家的辈份加上个“如”字,就成就了现在的武如生。

20世纪80年代,改革的春风吹到这个小山村,从事副业挣点小钱,不再是资本主义尾巴担心被割。心灵手巧的父亲武秀金担任了村里的副业股长,无非是敲敲砸砸修修补补。

那时集体没有地方,紧靠村部的家便成了加工厂,黑白铁皮加工,小红炉打铁,胶补炉补胎,主要为群众服务,给大伙方便。父亲不仅心灵手巧而且为人周到,有着干不完的活,武如生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的。见父亲忙不过来,他就上前帮忙扶扶按按,后来也敲敲砸砸成了行家里手,这对他后来从事建筑安装不无帮助。

据《孙伯武氏家谱》载,里面有汶河两岸无二武的说法。武如生,家住在五埠,应该也是庄头武。他告诉说,清末民初,因家里穷,有个叫武子仁的爷爷,用一副扁担挑着全家来五埠谋生,因为这里地多,地瓜也多,只要能吃上地瓜,就饿不死人,这点我们特别相信。地瓜,最普通的农作物救了山村一代又一代人的命。

1984年武如生已长大成人,高中毕业于东平四中。这时的他抱负冲天,胸怀大志,父亲的一切他再也不感兴趣,再也不能满足一个靠手工、靠剪刀锤子赢得财富的作坊。他像一支长满羽毛的鹰,想飞得更高。他要到外面去闯市场,因为他知道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看出孩子心思的父亲坐不住了,认为山村孩子们的翅膀太软,要想出去独立飞行闯荡还太嫩,怎么也不放心。父亲把武如生叫到身边说:“我虽已年过半百,但毕竟比你们吃的盐多,经的事多。多少我还会点手艺,要出去闯咱们一起去。我也早想出去经经风雨,见见世面。”

那时刚刚冰化雪融,还看不到春风送暖。武如生的父亲虽是单门独户,但威信很高,人缘很好,他把自己的打算和孩子的期盼向当时担任五埠村村党支部书记的徐复水做了叙述,谈了自己的想法,很受徐书记的赞同,“是啊,天高任鸟飞,海阔凭鱼跃。行,我支持!我有个族家兄弟在河北灯具厂工作,他叫徐复海,担任工程师,你带着孩子去找他,可能会帮上忙。”

回家一商量,武如生的母亲坚决不同意,金买卖银买卖不如家里刨土块,金窝银窝不如咱家的这个老窝,说什么也不让他爷俩走。武如生对母亲说:“咱这窝再好也容不了我们爷仨,我要娶妻生子,还有弟弟妹妹,再也不能这样穷下去。”

出发前要盘缠,可家里一点积蓄也没有,只有千把斤地瓜干。于是全家人一合计,卖了瓜干凑齐了300元钱,爷俩登上了去河北邢台的火车,开始了那漫长的打工之路。

在老乡徐复海的帮助下,加上他们爷俩的诚信能干,很快站住了脚。起初跟着人家干,由于缺手续,没资质,干了活也结不了账。为了解决这一问题,他们找到了当时的孙伯建安公司,要求成为他们手下的一支队伍,这支队伍凭诚信和质量越干越大,越来越强,成了公司的一支骨干力量。

1997年,父亲因年龄问题退居二线,武如生顶了上来,成了益通安装公司第九分公司的一把手。经过父亲几年的言传身教,他逐步成熟起来,电气焊、搞预算、看图纸、到结算,拿得起,放得下,受到了广大职工的信赖,工地越来越多。

有人问起武如生:你对你的职工感情为什么这么深,是什么力量支持你?”

武如生回答说:“将心比心是一理。人家舍家撇业,跟着自己走南闯北,这么打拼,不就是想多挣个钱,让老婆孩子过得好一点吗?多让利给他们,他们会努力工作,保证工程质量,这样的关心终会有一种回报。

武如生也从当小工、打零工开始的。他饱尝当小工跟着人家干的酸甜苦辣,如果遇到好的包工头还好,如果遇不上就可能忙上一年,啥也捞不到。他用自己的亲身体会感到,热爱职工,把职工当亲人当近人,懂得体贴他们,关心他们,他们才能在你困难的时候顶上去,去创造财富。他独立承包工程后,就向大伙公开承诺:“只要我们走在一起,就是一家人。一个团队,决不拖欠工人一分钱的工资,工作谁家有困难,就是我武如生的困难,我一定千方百计去解决。”

正是靠这样的承诺,这样的感情,武如生和他的分公司,由小到大逐渐壮大发展起来,从原来的十几号人发展到如今的百十号人,十几个工地。年产值突破千万元大关。

“职工来自东平接山乡的最多,因为当时高中就是在接山上的,那里同学多,熟人也自然多。接山多半是穷山区,经济发展相对滞后,一些同学的孩子也都长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年龄,结婚买房子最需要钱。他们找到我把孩子托付给我,我就要对他们负责,所以把安全看成是天,比天还大。他们来到工地我都要对他们进行一周的安全教育,岗前培训,既教技术,又教安全知识,学成后进行考核,达不到标准和要求的,坚决不让他们上岗。由于抓了岗前培训,这些年我的工地从河北邢台到唐山,从潍坊到重庆,遍布全国各地,一直保持着安全生产零事故的好势头。因为我明白,同学也好,朋友也好,把孩子交给我是来挣钱的,没有安全挣钱干什么?不抓安全,谁家的孩子也不会跟着你干。”

“再就是我教育我的职工要孝敬父母,不敬不孝不讲理的职工你技术再好也不要,因为百善孝为先。不孝敬自己的亲生父母,你哪里还会尊敬领导,团结同志?我这样说大伙,我自己首先做到。通过十几年的打拼,人家有了钱,在大城市里,购处房子,把老婆孩子接到城里,过上城里人的那种生活。但我没有这样做,因为家里有年迈的父母。我和弟弟长年在外不进家,家里父母有病怎么办?遇到困难怎么办?所以家属必须留在家里。我的媳妇是当庄的,她非常理解我的心,更知道我孝顺。她经常对我说:‘你放心在外边打拼,父母和孩子的事有我在家,你不用操心了。’她说到更做得到。当时婆媳关系在村里是最好的,多年来被评为五好家庭,好媳妇好婆婆,她们的事迹还被镇宣传室拍成专题上了电视。”

他说他最信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他是从一个贫穷的家庭长大的,小时候也没少挨了饿,遭了罪,如今改革开放这样好,多亏了有党的好领导。他多次写了入党申请书,由于条件不成熟没有批准,就再写,多次向党组织表明他的态度和决心。2010年,他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成了一名光荣的中国共产党员,从此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他告诉我们他最信服的两句话是:“踏踏实实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尽最大能力帮助别人,因为帮助别人,才能快乐自己”。

他给我们讲了前不久发生的一件事:“女婿开着我的车回家,说好了不一会就回来,可一个下午也没见人影,到了黑天才回来。我不放心一问才知道,他刚到家就听说一个邻居犯了急病,孩子没在家,大伙急得团团转,他知道后认为救人要紧,二话没说就让这个病号上了车,送到东平人民医院。挂号、拿药、办住院手续,一忙就是几个小时,忙得也没打电话。等到病号输上液,病情稳定下来,才赶紧往家赶,到这还没吃饭呢。听了孩子的诉说,我没批评,反而对他说:你做的对,要是我见到这样的事,也会这样做的。’”

“听说镇里慈善募捐,建老年公寓,这是件功在当今,利及千秋的大好事,尊老敬老是全社会的责任,每个人都应献出一片爱心,五万元的善款我已经交到公司里。如果再有这样的机会一定告诉我一声,没多有少,我不会落后的,因为我是一名共产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