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乡孙伯人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他乡孙伯人 >> 正文内容

耕耘自有天地宽----记孙东村在外老乡雷建民

来源:本站原创 添加时间:2017/09/21 浏览:0次

耕耘自有天地宽

——记益通安装有限公司驻京办事处主任雷建民

 

去年夏天,去北京采访就有见见雷建民的想法,由于行程安排太紧,未能如愿。这次我们进北京采访,首选目标便是雷建民。

我们和雷建民并不认识,只是知道他是孙东人,在北京事业做得很大。

车到北京南站,已过了中午十二点钟,我们决定在车站周围先吃点东西,一是事先没有约定好,二是不知道雷建民住在什么地方,最重要的是不知道他对我们前来采访的态度。

吃饭期间用电话和他取得了联系,他告诉我们马上派车来接。这让我们喜出望外。

随着川流不息的车流东拐西拐,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在一栋摩天大楼前停了下来。

“到了,我们雷经理就在这栋楼上办公。”开车接我们的小雷说。

这是一栋有几十层高的写字楼,小雷把车开到地下停车场,介绍道:“我们住的这楼是首科大厦,原来我们办公都是在雷经理家里,不方便。去年雷经理出资200多万元,在这里买下了办公室,挂上了‘益通公司驻京办事处’的牌子,方便接待客户和对外联络。这样气派多了,也方便多了。

说话的工夫我们来到了雷建民的办公室,办公室并不算大,但布置得非常讲究,四面墙上挂满字画,博古架上摆满了艺术品,家具和办公桌椅均系红木材质,房子被隔成三间,两间办公,一间接待,显得高雅有序。

在他的办公室里,他热情地接受了我们的采访。

“四十左右的年龄,一米七几的个子,儒雅端庄的举止,始终如一的微笑,还有那有板有眼的言谈”——初识雷建民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这位在北京打拼多年的“打工仔”,如今已是名副其实的企业家、实干家。进一步交流,其温婉亲和的目光中不时透露出爽朗和坚毅,特别是采访中有条不紊地处理各种事务的机断与聪慧,让我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是一个初中没有毕业的孙伯人,能在北京这个国际化大都市站稳脚跟,成为益通公司驻京办事处的主任经理。

墙上挂着“耕耘”六尺横幅大字,让我深信“一分耕耘,十分艰辛;十分艰辛,十分收获”这个道理,他身上环绕着众多的光环,都是水到渠成,辛勤耕耘而获。

闪耀光环的背后往往都是不为人知的艰辛历程,商海驰骋,唯有信念和坚持始终让他乘风破浪,直达理想的彼岸。

时针拨回到上世纪八十年代末。那时正在上初中的雷建民,瘦得就像立在风中的麻杆,风稍大点就有被吹倒的可能,蜡黄的脸上仅剩下一双期盼的大眼。

他期盼什么呢?不是期盼学习,不是期盼所得,只是期盼着能像模像样地吃上顿饱饭。早上饥,晚上饿,让他无心上学,解决温饱对他来说最为重要。

他告诉我们说:“地瓜、煎饼对那时一个正在长身体的小伙子来说是最好的饭食。”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饥饿使他受不了,他想用自己的双手填饱自己的肚子。

于是,他在老师的帮助下,跟着庄头村一位武姓的亲戚来到了北京,开始了漂流打工的生涯。

“我爱北京天安门”,这是他上学时的第一篇课,16岁的雷建民带着渴望、带着梦想来到了他梦想中的天堂。他想象的是多么美好,只要有双手,只要能下力,就一定能吃上白面馒头,一定能顿顿吃饱饭,可是这一切都被无情的现实打破了。那还是个买啥都要票的年代,特别是粮票,没有粮票啥都吃不到,一个既无学历又无技术的乡里娃,遇到的困难可想而知。

几年来,他跟着大人挖地沟、掏厕所、拾垃圾,但春天过去冬天来了,没有活干。哪里才是栖身之地?回家怕人家笑话。这是一个最最寒冷的冬天,没活干就没有收入,于是东走西窜找活干,不管什么活只要能吃上饭就行。那时北京的桥洞子底下也就多了个窝,哪里能挡寒,哪里就是家。

寒风吹着寒衣,桥洞底下毕竟不是家。有人见他可怜,又见他高高的个子,眼里充满聪慧,叫他来到了北京面粉五厂烧锅炉。烧锅炉对他来说,这是上天的恩赐,既能吃上饭又能取上暖,可是这样的好时节太短太短。春回大地,人们不需供暖,他也面临着没有活干的处境。他的诚实,他的能干,让老板感动,于是收麦子、干零工,一待又是半年,这时的工资少得可怜,但不干就要流落街头。

1992年,肥城在北京出现了两个让人羡慕的人物,即陆房乡的石军、石勇。雷建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找到了他们,诉说了自己的心愿,博得了他们的同情。于是,他有了稳定的工作岗位,开始在建筑安装行业一展身手。

他说:“我很感激他们兄弟俩,是他们收留了我,再也不用过那种饱一天饥一天的生活。”

1996年,改革开放进一步向前推进,“盲流”成了农民工,国家也在大力支持农民工进城发展。他的噩梦结束了,不会再被拘留,不会再被遣返。

他主动报名自己拉个队伍,干出个样子让大家看看。正是这种激情,正是这种劲头,开始了自己的创业,自己的发展。

2003年,在北京郊区租下了个厂房,在通风设备上开始了自己的创业。

“我始终感谢一位老大姐,那时我还啥也不是,但我有一颗进取的心,让她感动。”

这天,雷建民接到了这位老大姐的电话,“国家纪委搬迁一座大楼,通风设备的活敢不敢干?”

“只要有机会我就敢干。”那时的雷建民就是凭着一股劲,一份胆。

从此他成功了,当年积累资金上百万。

原来雷建民挂靠在肥城安装公司,但他深深挂念着生他养他的家乡。

2003年,雷建民的事业经过发展,如日中天,但他想的最多的还是能为家乡做点贡献。

北京庞大的安装市场,让作为“安装之乡”的肥城人都有在此发展的欲望。

当时益通公司的几多精英也来到了北京,想分一杯羹。但由于缺乏协调,无法形成团队与别人竞争。这时,公司总经理找到了雷建民,让他出面,成立益通公司驻京办事处。

经过反复思索,他想:“我的根在孙伯,这个忙我应该帮,这个事我应该办。”益通公司驻京办事处当时没有办公地点,他对总经理说:“别做难,在我家里办公就行。”就这样,益通公司驻京办事处的牌子在他家里挂了起来。

为了公司的发展,为了益通在北京的形象。去年,雷建民出资在首科大厦购下了办公室,装修了门面,购进了高档家具, “这已经不是我雷建民的面子,而是代表益通公司。”

他的话让我们振奋。作为一个孙伯人,在北京有一席之地,我们感到高兴,更知道这一切来得多么不容易。由浅入深,由小到大,在艰苦创业的道路上一步一个脚印地走来,虽走得艰辛,走得曲折,但一路上遇到了一个又一个的好心人,在帮助他,引导他,让他避过了一个又一个的险滩,迎来了一个又一个的光环。

 “我虽然贫苦,但我很自信,我文化不高,但我知道感恩,没一个又一个的好心人的帮助,我走不到今天。”雷建民感慨地说。

采访中他提到最多的人是他上初中的班主任武心军。

他自言道:“我天生就不是上学的料,看见课本就头疼,经常逃学。武老师多次劝我好好学习,珍惜来之不易的学习机会。可我就是听不进去。他见我实在无可救药,又知我心灵手巧,是个学活闯天下的料。他庄头有个近门在北京包活,让我跟着去北京,高兴得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觉。回家一说,可父母嫌我年龄小,出门不放心,一百个不同意。但我上来了倔脾气,顾不得父母的反对,跟上姓武的师傅踏上了北去的列车,开始了我在北京的打工生涯。吃的苦受的罪就甭说了,如今在北京有车有房有企业,我非常感谢武老师,虽然他没有教好我这‘学生’,但他却让我来到了北京这个人人向往的地方,让我开始了艰苦创业的人生之路。逢年过节我都回家去看望他,有时我会把他接到北京来玩几天。”

第二个就是他在北京认识的老工人——李跃辉。李跃辉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北京人,曾被评为北京市劳动模范。他跟着李跃辉干过活,是他心目中最敬佩的人。

那年他想自己挑摊干,可手里一分钱也没有,招两个工人吃住都成问题。就在他几乎绝望的时候,他想到了李跃辉,但不知道怎么开口。“人家是北京人,又是劳动模范,我一个农民工,上无片瓦遮雨,下无寸土容身,人家会相信我吗?”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他决定试试看。

就这样经过多方打探,雷建民敲开了李跃辉家的门。李跃辉热情地接待了他,听了雷建民的诉说,李跃辉当场拿出了两万元的积蓄,对雷建民说:“我是个工人,拿不出多少钱,你的想法很好,就得自己闯闯试试,光跟着别人干,啥时候是个头?你的为人我知道,山东人也最讲信用,这笔钱你拿去用吧,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还,借条也不用写,因为我相信你。”

当时的雷建民激动得差点就给人家跪下。正是依靠这笔钱,雷建民开始了自己的创业,正是有这笔钱才有了他的今天。

淘得第一桶金后,雷建民马上归还了李跃辉的钱,当提出要给他点利息时,却被他婉言谢绝了。“这样的好心人令我没齿难忘。”

我们听着听着被他的故事感动了,“朋友多了路好走”,“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知道感恩的人才是最美好的人,才是最有希望的人。

继续着感恩的话题,雷建民说:“父母拉扯我长大不容易,现在我已经把我年迈的父母接到了北京。”他望了望窗外,继续说,“天凉了,这里有暖气,让他们在北京安享晚年是我最大的心愿。”

树立千仞,落叶归根。“前几天,我听总经理说镇里在组织慈善捐款,修建老年公寓,帮助需要帮助的人,我虽多年不在家,但我也有这个责任,就给镇慈善协会汇去了5万元钱。钱不多,算是点小小的心意。”听到这里我们感动了。

采访结束时,雷建民对我们说:“看准的路子一定要坚定地走下去,一步三回头啥都办不成,只要是对的事情,我就会朝着目标进发,哪怕是倒下我都不在乎。因为我知道,只要去耕耘就会有收获。”

我们仿佛明白了他为什么把“耕耘”二字挂得这么正,立得这么高。